Sunday, September 28, 2008

御都?欲都?浴都?

九月二十六日,星期五,细雨

5.50pm
接到电话,说来着,叫我在上一次的地方等,不知会不会塞车,叫我准备一下。

6.05pm
电梯里,接到来电,说很塞车,叫我真的可以慢慢走。好的。

6.10pm
天空下着雨,没有办法走慢点,在有瓦的地方等也好过弄湿头发。

6.30pm
在巴士站等,有位黑人小姐问我怎么去安邦路,我叫她走去对面的巴士站等巴士,还指给她看,她连番道谢。
有位游客问我怎样走去星光大道的单轨火车站,我叫他直走,大约二十分钟路程。
有位女子问我知不知道May Tower在那里,我很直接的告诉她,我不知道。

6.55pm
来电说,真他妈的塞车,才到吃咖喱山猪肉云吞面那里。我继续看书,虽然灯光很不足。

7.30pm
终于上了车,开始朝向今天的目标前进,什么东西都无法阻挡我们,因为我们很饿,也很急。

8.00pm
保安员问我们要去哪里?甲说六楼,然后又说七楼。后来告诉保安我们去冲凉,他们说四楼。

8.15pm
开始浸温泉(热水比较恰当),很温,一开始会觉得肚子的皮肤在撕裂着。接着马上跳入冷水池,怕自己的心脏会因为一冷一热而停止操作。接着喂鱼吃脚的死皮,很像一大堆蟑螂往脚里爬。

9.00pm
吃东西。看到很多放半粒、超短裙的小姐,走来走去。还有很多老少淫虫,跟进跟出。有的五分钟就出来,有的不再出来。我们吃了很小片的鱼扒、鸡扒、星洲米、伊面、鱼翅汤以及很多水。还有三条免费的香烟……和一个龟公的金链故事。

10.00pm
二对一,乒乓大赛。学怎么接上下旋球,怎样把球给打到天花板里。打到满身大汗,喝美渌冰。只有冠军是喝美渌的,有没有看广告的啊?

10.30pm
躺在舒服椅子上,讲讲东西,说说意见。很冷,很舒服,可能是因为刚刚做完运动。

11.00pm
又在重复8.15pm的东西,只不过这次喂鱼吃得比较久。

12.00am
重复9.00pm的东西,不过这次我们坐在外头,比较容易叫东西吃,但要忍得那些人一直问你要不要看北半球。我们都是在别桌人看时,我们跟着看。这次我们吃椰浆饭、美极面、炸鸡翼以及很多水。

12.45am
看戏,Underworld,不知所谓的戏,我坚持了二十分钟就放弃了。跑去看华丽台,这也坚持了十五分钟,跑去10.30pm同一个地方睡觉。

2.30am
发现朋友都来了,决定去喝咖啡和茶。冷冷的咖啡和茶,没什么好喝。香港的杂志也没什么好读。呆坐,讲些有的没的。

3.05am
换衣、付钱(小姐,我们还有叫鸡)、回家。

3 comments:

ichigonad said...

A long time ago my life used to be like that.

I wonder when it started to change?

poor slob said...

那天路上真的很堵塞,我六点15分从办公室离开, 七点多还在 ampang park 那里! 看你这么写,我也开始想念我的老朋友了。

Yossi Candice Huth said...

老朋友……一起老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