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4, 2008

好久不见

想一想,年尾就有机会回到我成长的地方了。有近两年没有回去了,不知心里对它的期望又有些什么呢?

小时候,三五成群跑去隔壁的礼拜堂玩捉迷藏、棒球(用木棍和网球,规矩自己定的),在猪狗的那排店前捕苍蝇(很无聊的玩意),在路旁打羽球,在家对面的公园(它真的就俗称公园)踢足球。至于为什么到后来我没有成为有用的运动家呢?我也搞不清楚。

再来就是骗妈妈说去朋友家温书(虽然我们带的都是美术科的书,有什么科目会比美术来得重要?),然后坐客货车(当时要五十仙),到朋友家,看三级片。哈哈!也曾经上演过强奸之大马版。外加摔角,摔到我的头撞向墙头。

还有就是很久没有在玩的“喽喽”和“阿胜”。有机会才跟你们说明那到底是什么样的玩意吧!

还记得在小香港给虫叮,在情人码头看星星,在史拜拜或竹林野餐,坐摩多吃三个钟头的风,吃到嘴巴烂掉。

童年本来就应该如此充满欢乐的吧!只不过欢乐跟年龄成了反比例,就是说年纪越大,欢乐越少。中学毕业后,朋友一个一个往外跑(包括我),通常只会在农历新年才会相聚。有的索性都不回来了,加上经济不景气,所以新年气氛是一年不如一年,以前很期待过年的想法不见了。

趁这次有那么多朋友回去,我想我们应该可以做些疯狂的事,来回一回味,我们的红蜻蜓时代。

好久不见,我的老家,加帛!

注:朋友们,这篇写得不是很好,不是我所想象到的。哈哈!不过想到看三级片那事就觉得很好笑!希望我们的父母不会看到,不然我就是千古罪人了。

4 comments:

F.u.n.g said...

Wah.. all of you oledi wrote it lah.. how come i still not yet ah.
must think think then start writhing lah..

hmmm.. right.. when we r young so much much happiness among us.. so good.. so miss it ya..

Shen Wen said...

好像你所写的我都有参与,除了看三级片。。。

Yossi Candice Huth said...

听说我们看三级片的地方,你要不要我画出来?

Ada said...

你, 你, 你, ..
好久不见, 喜好[三级]的.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