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7, 2010

35 写什么

1)先写昨晚的足球比赛赛果吧!哈哈!5-0,就这么简短,但是却带出了很有力的讯息给切尔西和阿申纳,你们今晚不管谁赢谁输,最好是打平局啦,要小心啦!一队的队长呢,就不知道守身如玉,虽然说私生活和球场上是可以分开的,但是平凡人的八卦心却是无限大的。什么事都往你身上踩一脚,越用力越好。另外一队呢?队长就一直和西甲的两只豪门搞暧昧,急死了兵工厂的粉丝们啊!

至于利物浦,虽然昨晚他们以一球险胜埃弗顿(Everton),我有看到那进球,只见Kuyt一直在骚扰守门员。我想说什么啊?反正,今年利物浦已经不行了。我连提一提他们的名字的兴致都没有。

2)昨晚看球到一点,早上六点多起身,载妈妈阿姨阿嫂去三哩的巴刹,买鸡去咯!七点未到,人潮汹涌,车辆多到随时让地球的臭气层的直径多了三巴仙。好彩的是转了一小圈,就给我逮到了做错事急着要逃离现场的人(开玩笑的啦!),不像在富丽华,等上了45分钟。

做了很多事之后,望一望时钟,怎么还是十点钟而已。原来早起是一件这么美好的事,常说没时间的人,不妨考虑早起,无论前一晚你多迟才睡。

3)也是因为睡眠不足,所以今天没有去捐血。今天好像在Tabuan Jaya的Selection购物中心里头有捐血活动,到下午三点钟。要去的人赶快去咯!

4)昨天下午,妈妈问肚子饿吗?我摸一摸,说不是很饿。她说要不要去买面包?我说不如去买发财汉堡包?就带了大少爷一起去麦记。只买了两个发财汉堡包(鸡的,家里人不吃牛,除了我)还有大少爷最爱的鸡肉块。忘了好吃的发财汉堡包应该是怎样的味道了。或许一路来就是纯胡椒的辣味吧!

家人说太辣了。我在想那些买双倍幸福的人,最后会剩下多少是丢进垃圾桶的呢?

5)朋友送来了《聋记》肉干,呵呵,你要知道很多人会看我的文章,所以我是不可以随便帮人家打广告的,呵呵!想起了以前每年回家过年前,一定会去茨厂街,买几包肉干。因为加帛完全没有人在卖,古晋也很少。有本地的,硬硬的,有人喜欢有人咬不动。

现在,《不是你他来也》的招牌是一间又一间,《聋记》也有了,只差《没真香》而已。本地的还是很多很多,喜欢吃硬的请多多支持他们。我是吃软饭长大的,所以你们如果要送我肉干的话,记得,记得,别买太硬的哦!

6)大人说,要记得感恩,所以要回礼。我想说可不可以在大年初一,一大早,扮成了财神爷跑到朋友家大门口,让他们迎财神,接财神,把财神接到他的家里头呢?只是顺便提醒那些还没有mood过年的人们,还有一个星期不到就是虎年了。记得把新衣都拿出来烫直直啊!

7)上个星期整个星期都在训练,感觉很不错,就好像上课那样,有老师在前面诵经,我们在后面唉声连连。我参加过好几个训练,这次的算跟我的工作性质比较有关联。只是,吃的方面差了很多,很多!哈哈!还有就是整个星期我喝了很多茶,因为有的选的话,我是不会选咖啡的,除非有人请,而且是在高级的咖啡馆里。只有那时候我才觉得我和陈豪是同村的。如果真的要我选,我觉得廖碧儿比较大只了一点点(虽然也因为大只才有比较好的身材啦)。佘诗曼,就一幅让人看了就像怜爱的模样,叫人难以忍心骂她啊!

8)最近砂拉越版的《星洲日报》已经快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连谁人家有钱买本州第一辆某牌子的跑车也要上报。还邀请买家一同拍照,用意何在?连价钱也报了出来,车子要马币37万,但是车主不喜欢本来的颜色,花多两万将整辆车给改头换面。嗯!你家买什么车,干读者什么事啊?我们给钱买报纸是想看到跟我们有关系的新闻报道,而不是这些烂东西。

9)虽然天气预测说二月头开始砂拉越会有雨灾,到现在为止情况还算不错。在过于闷热的时候,下了一场及时雨。在有洗衣服的时候,从云堆里将太阳公公推了一把。只是,春风还没吻上我的脸。大风吹啊,吹啊,可是别问我要吹什么。你要吹什么,就吹什么,只要不是我的底裤就行。小小声地说,把那些坏人统统给吹去南中国海也不错。

10)待会要去跑步,有心人可以在那里“撞”我。再见啦!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