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26, 2008

好久没生病了,上个星期日,跑完步,很突然地觉得整个人好像少了一些东西,少了一些感觉。这是很艺术的说法,如果以医学来说,就是感冒那样,少了一股力气。整晚肚子胀胀,人好像有点发烧似的,十点多就关灯睡觉了。

第二天,肚子还是不舒服,就去看二十四小时诊所。原来所谓“二十四小时诊所”的医生是在十一点后才上班的,那又如何称得上是二十四小时诊所?是他们不会算还是英文不好?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医生:『方的能拿,圆的不能拿。』
我:『马纳干。』

医生说我又患上了“肚子不上不下、身体不冷不热、戒吃油腻酸辣”症状。在家休息一整天,没什么吃药,因为以为自己很厉害。

第三天,顶着头痛上班去。鬼知道“冷气坏掉、坏掉,通通坏掉坏掉,坏坏坏坏”,吹了整天的闷气,害我一直盯着混蛋强尼猛看,以为看到什么大帅哥。由于环境极度不理想的情况下,早早走人,费事吸入过多二氧化碳,英年早逝。今天吐了三次,豆芽都该吐得一干二净了吧!

今天第四天,还是吐了,只是由嘴巴换成屁股吧了。简直就像是开水喉那样,稀里哗啦地解放出来,完全没有阻碍,因为全部都是水来的。有时怀疑我到底还需不需要小便?因为所喝的,都可以靠屁股那张嘴给弄出来了,又何必要另一个头那么辛苦呢?

希望,过了今天,明天一切都会更好。不要拉,不要吐,不要不舒服。他们说小病是福,我却宁愿干脆病到死去,也会觉得这样小病慢慢折磨是多么痛苦。但是想到这世界还有许多比我苦命的人还在辛苦的挣扎中,所以我决定收回“宁愿干脆病到死去”这句话,虽然我讲的也是一种现象,而不是针对个体。

好好休息啦!我会的。

2 comments:

24Seven said...

have been sick since I came back from Selesa Hill.

Sekarang memang tak selesa.

su mei said...

Kah meh h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