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26, 2010

118 楼下的房客二

第一,这和我之前所写的《楼下的房客》那篇文章是完全没有关系的。第二,这其实是一本关于房东和房客之间所发生的事故而写成的一本小说。最能够吸引我的就是二楼的陈小姐,就是那个有两个男朋友,做爱做的事都做得很大声那个。这本书适合外表乖乖,内心却很狂野的人看,或许你会说这是我吗?

看清楚,我可没说看这本书的人都是“外表乖乖,内心却很狂野”哦!

说到房客,我曾经何时也是,有谁不是?从上大学到外出社会工作,有几个可以好命到大学和公司都离家里超近的?人人都说做房客是名副其实帮人家给房贷,但是又何耐呢?不是人人给得起那么多钱买房子。

暂停一下。
问:是“名符其实”还是“名副其实”?
答:这两个词形都有,意思也一样,都表示名称或名声与实际相符合。现在的词典一般都写作“名副其实”。这里的“副”是“相称”的意思。因此,写“名副其实”比较妥当。

可以继续。

大学生活让我生平第一次离家,第一次付钱为了有个睡觉的所在。和朋友共用一间房,和屋友也相处的不错。其中一位来自沙巴,他只是比较爱干净,拿东西都是用拇指和食指而已。人看起来很嚣张,但是心地还不错一下,虽然不会好到随随便便送钱给你啦!阿鲁的父母时不时会拿一些家常便饭给大家,谢谢他们。

邻居很好,可是我忘了叫什么名字。我永远记得我的电邮户口都是在他家的电脑完成的,谢谢他没有看不起我完全不会网路是什么东西。哈哈!另外一个邻居是马来makcik,家里开食馆的,典型马来人的餐厅。如果懒惰,我们都会到那里医肚子。

这两个邻居加起来也帮了我们一个大忙。我应该曾经说过如厕时遇见大蟒蛇,是第一个邻居借渔网,makcik借我们毒药。双管齐下,大蟒蛇马上现身,掉进渔网的陷阱。问题是然后呢?我们就这个渔网带去给makcik看,她也吓了一跳,只叫我们放生。干!我要是敢的话,我就不用来找她了。后来她的一位朋友说他要,他还真的赤手捉蛇哦!喉冷梗。

一年后,租约到期,不续约。我搬去和同系的朋友同住,也是单层排屋。我拿了最小的那间,一个人住。一个人住的好处就是可以关起门就打飞机,哈哈。对了,单层排屋的坏处就是如果你不是角头间,那么中间的房间是没有正常的窗口的。它唯一的窗口是高高在上,像烟囱那样高。它希望你可以往高处爬啊!

这里住了三年,认识了左边也是学生的朋友。她们的特点是都不高,呵呵!这里比第一间好因为有洗衣机,朋友报效的。还有冰箱,可以放高低牛奶,还有加央,还有鸡蛋,还有豆腐花。冰箱上面放个烤面包机。有一架老电视机,老归老,2002年英格兰大战巴西的比赛可是靠它呢!

读完书了,决定北上发展,第一个落脚处是黄家堂弟的房间,也是要谢谢他。这间房间高峰时期住了三个人,黄家堂弟、我和女人。我睡地上,铺的是VeryShak借的棉袄,白色的就快要被我睡到黄了。住这里印象最深刻的是每晚走路十五分钟到明天吃晚餐。大家都为了前途打拼。

女人找到工,想要搬去比较近公司的地方。在VeryShak夫妇的帮忙下,她在Desa Setapak找到了一间,开始了我们“入侵”那间家的计划。后来女人告诉我们说她隔壁房间的人要走了,当时林伯和我马上将它给拿下,最后还加了一个Wumpus。三个大男生挤在一间房,路过的人看到都头晕。林伯和Wumpus都只是过客,一个接着一个搬走,剩下我独守空房。呜呜。后来,楼上的二房东也要搬,就拉了两个朋友进来,一位是我的前女朋友。我和一位男性朋友睡主人房,是在三楼,很大,比起其他两间的话。就这样完成了MMU入侵Desa Setapak的目标。

这里的屋子,高高瘦瘦,住在一楼是不怕太阳晒的,因为不可能会晒到你。

说到这个二房东,是一对小情侣,两人有时会在房间长卡拉OK,我们三个男生就会在房间相视一笑。有一次,我在楼下打电脑(不是飞机),看到男的拿着一包东西跑下楼,然后问我可不可以借放在我的衣橱一下,我点头。一下子,女的就带了父母回家。哦,家长不知道自己的乖女儿已经长大了。我在想如果那时候我对那女的说“刚才你的男朋友留了这包东西在这里,你可不可以帮忙交给他?”,不知会是怎样的情形呢?

是的,我的衣橱一开始是放在楼下的,因为房间被一张单人床(我睡的)和VeryShak那张棉袄(其他两人睡的),还有一张老到不行的桌子塞满了。

另外一件事是他们做二房东,多收我们的房租,这不打紧。问题是他们连搬走了还想吃我们的钱,好彩有一天第一房东来,跟我们说起,才知道我们每个月白白给多了两百块左右。二房东走时没有留下锁匙,我们换了锁头,朋友说看到他们想要打开拿冷气却无策。

另外就是我的室友,常常会带朋友回家过夜,尤其是周末。而且常常都是带那些很美很美的男生,对,我是说很美,可是都不高。我常常都在检查我的床褥有没有精液的痕迹。哈哈!

还有就是这间家不只是住人(我们几个),还不是多了小猫咪,还有小老鼠。说起了小老鼠,真的是刚出生的,全身买没有毛,很蛤蜊。我忘记怎么把它们装进袋子,然后吊在篱笆外。不能够放在地上因为隔壁养的猫(常常来这里大便的猫)会吃掉它们。

还有我们家的斜对面是一家从事乩童为生的家庭,每逢他们的神明过生日,就会在不大的马路上搭棚,起乩起一个礼拜。很好看,就好像看连续剧那样。要怎样请神入体?我看那个阿伯就是趴在神台一直摇头,然后退后几步,讲话娘娘,就是成功了。这家人的脾气都不好,常常和隔壁的人吵架。唯一可取的是他的女儿很美一下,不过有女儿了,而且很厉害骂粗话。

这里也有一间装修得很够力,听说里面隔成了十间房间,一间两百块出租的话,一个月就有两千块了。很好赚,只是不知道几时会伦敦铁桥跨下来。

待续。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