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15, 2009

永远的沈慕羽

沈慕羽,我对他的认识只在于他是马六甲人,而我对马六甲有着那么一点点的情感在里面,只因为在这里度过了四年的大学生涯。

刚刚看了AEC播放的“永远的沈慕羽”怀念特辑,无形中了解他多一点点,想写一些关于他的事情。以下的断断续续的就是我记忆里头的东西了,就在此和大家分享。

×××××××××××××××××××××××××××××××××××××××××××××××××××××××××××××××

创办晨钟夜校,以让人民都有机会上学,学华语。这也让原本只讲福建话的马六甲华人,开始注重华语了。他觉得他不想也不愿看到马来西亚的华人都是香蕉人,不要我们都学新加坡人那样,有70%是华人却没有一间华校(在1987年吧!?!?)
×××××××××××××××××××××××××××××××××××××××××××××××××××××××××××××××

沈慕羽在1987年,因为反对政府派不识华文的教师到华校,而在内安法令下被捕。他回忆与官员之间的对话:
官员:“你都这么老了(76岁),何必让自己这么辛苦跟政府过不去呢?倒不如回家好好享清福!”
沈老:“同样的东西,如果今天所有的马来学校都关闭,马来人又会怎么想呢?”
×××××××××××××××××××××××××××××××××××××××××××××××××××××××××××××××

1922年,沈老的父亲,沈鸿柏惊叹在马六甲(现今平民小学地段)没有华校,所以决定创办一间。一开始取名为“贫民小学”,但是碍于“贫”字有藐视贫苦人家的意思,所以改为一直沿用到现在的“平民小学”。当初,所有贫困人家的小孩的学费都是免费的。
×××××××××××××××××××××××××××××××××××××××××××××××××××××××××××××××

沈老和他哥哥,沈慕周,曾在日本占领我国的时候,被日本军给关起来长达六个月。他回忆起那时候日军的残暴行为来虐待抗日的老百姓。睡的是木板,吃的是白饭加石灰(吃了会脸脚肿,还会大出血),电击生殖器官等等。他的哥哥不幸的被日军给刺死了。

他的立场是“事实就是事实,历史是改变不了的”。可见他对日本尝试误导人们的做法十分之不屑,因为他经历过,他知道什么是真相。
×××××××××××××××××××××××××××××××××××××××××××××××××××××××××××××××

沈老的座右铭是“服务一生,战斗一世”。这简单的两句话说明了他这一生为华教的奋斗所付出的一切都是自愿的,都是无怨无悔的。如果大马有多几位像沈老这样“多做事,少说话”的热爱华教人士,那么我们这些华人子弟就不会那么辛苦了。

沈老,一路好走。

注:以上说词若有不数实,敬请留言,我将会改正。谢谢。

2 comments:

Joyce said...

i met him a few times, it's a very nice and friendly man. he's a friend of my father..

Yossi Candice Huth said...

it should be glad to know him in person. May he RIP!!